<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冰心:要使文章聲韻美,就多同別人談話

              來源:中國作家網微信公眾號 | 時間:2020年11月05日 16:50:58

              冰心談寫作

              有人說:“寫作靠天才!逼鋵,這話并不盡然。所謂天才是什么?天才的定義,是一分靈感(Inspiration),九分出汗(Perspiration),這句就是說要多寫、多看。關于多看,中外書籍都應當看,不但是文學,就是心理學、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等都應當抱著“開卷有益”的態度去多看。胡適之、梁任公,都有青年必讀書目,要選擇去讀。因為多看可以:

              一、擴充情感上的經驗,使未經驗過的事能以從書上經驗到。

              二、學習用字,用字對于寫作,正像鑰匙開鎖一樣,只要運用得純熟,便可門門俱通。拿個事實來說吧:有一次我在輪船上,鎖鑰丟了,無論怎樣打不開箱子。后來找到了一個專門開鎖的人,他有一大串鎖鑰。他告訴我,這串鎖鑰曾經打開了許多人的箱子,果然,我的箱子也被打開了。這字眼便像鑰匙可以打開許多難題。

              三、學習用一樣譬喻。會演講的人,多是用比喻,以具體的事物去形容抽象的東西,如孔子論“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蝕焉”,這便是說明了君子之過失,好像日蝕、月蝕一樣的顯明,人人都能看得見。除以上所述以外,一個作者還應當:

              一、多接近前輩作家,多和他們談話。因為談話也是一種藝術,富于熱情的人,他的談話有力;富于想像力的人,談話很美;頭腦清楚的人,他的談話有條理。這三種便是寫作三個最重要的條件。使你聽了,自然感覺到輕松,愉快而有意味。

              二、多認識不同性不同行的人,尤其是醫生、律師和心理學家,聽他們述說經驗以內的事。有一次,我在火車上,碰著了幾位空軍壯士,于是我便問他們,“當你們駕機騰空和敵機戰斗的時候,心情究竟怎么樣?是不是像一般人所認為的那樣英勇?那樣光榮?”他的回答是,“哪兒有的事,當敵機快來轟炸我們的時候,我們馬上就得加好了汽油,穿好了服裝,配備好了戰斗的工具,然后坐在機房內,把穩了飛輪,看準了時刻,一分,二分,三分,五分,十分,二十分的等待著,眼不能展,頭不能動,四肢連伸都不能伸,周身像木片一般的麻木。敵機臨空了,便起飛,當驅逐和戰斗的時候,既不懼怕,也不英勇,心里只好像一張白紙!庇纱丝磥,一般作者形容的空軍壯士,都是客觀的,不是主觀的,是想象的,非經驗的。

              三、多旅行,多看山水風物、城市鄉村的一切,便可多見事物的背景,多搜集寫作的豐富材料。例如各地的風俗、人情、習慣都是寶貴的,值得作者研究的。

              再說到多寫,多寫是和多看同樣的重要。

              一、 興到就寫不拘體裁——當你有什么感觸的時候,馬上就把它寫下來,留待以后再整理。

              二、不要寫經驗以外的東西——一定要寫你經驗以內的事實,不然便太冒險了。

              三、細心觀察——凡是一個寫作對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要仔細去觀察、分析,不但是大事,而且小事,不僅是表面,而且內衷,尤其要注意話后的背景和引起的反應。

              四、練習觀感——這也是寫作中重要的條件。

              a.視覺——要注意形式顏色等,譬如說白人白馬、白玉和紅布、紅絨、紅綢,雖然都是白的和紅的,然而它們中間有著很大的差別。

              b.聽覺——當你和別人談話時,要注意音調和字句,即使你一個人靜待的時候,也應當留心周圍環境的聲音。譬如秋聲賦,完全是各種聲音的描寫

              c.嗅覺——如同香、臭、辛、辣,而且要會描寫出來。

              d.味覺——要辨別各種食物的滋味,就如說,那種東西是甜的,它是怎樣的甜;那種東西是苦的,它又是怎樣的苦。

              e.膚覺——如同冷熱、松、緊、粗細、干濕等,而且要會描寫出來。

              最后是作者本身的修養。一個作者一定有其作者的風格,并且每個作者都有其特殊風格。平常說風格有兩個定義:

              一、作者把適當的字眼用在適當的地方。

              二、風格就是代表作家自己(style is the mahimself ),換句話說,就是文如其人。所以一個作家要養成他的風格,必須先養成冷靜的頭腦、嚴肅的生活和清高的人格。

              作家應當呈示問題,而不應當解決問題,也就是說作家應當站在客觀立場上來透視社會解剖社會,把社會黑暗給暴露出來。就好像易卜生的娜拉,也不過是呈示婦女問題罷了。所以當婦女們歡宴恭請他的時候,他只說了一句:“我寫娜拉的時候,并沒有想到您們!

              不要先有主義后寫文章。因為先有主義便會左右你的一切,最好先根據發生的現象,然后再寫文章。

              不要受主觀熱情的驅使,而寫宣傳式的標語口號的文藝作品。使人看到感覺濫調和八股。

              原標題:《由評閱蔣夫人文學獎金應征文卷談到寫作的練習》

              來源:1940 年《婦女新運》第二卷第九、十期合刊(第 66 — 68 頁)

              以上文字有刪節。

              寫作漫談

              寫文章, 我覺得可以從思想和技術兩方面來談。關于思想,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環境,受不同的教育,生長在不同的家庭,所以,自然而然思想就不同了。至于技術,其實就是每個作家不同的作風,譬如,文章的有趣味,是老舍先生的作風,也就是他的技術;文章的有力量,是郭沫若先生的作風,也就是他的寫作技術。

              有人說,寫文章完全靠個人的靈感,我覺得倒不一定如此,我常常覺得靈感是捉摸不定的,或者,大家所稱的靈感,就是一個最初的寫作動機。我記得我寫《分》那篇文章的動機,是在醫院生產的時候,醫生對我說,許多孩子,出生在醫院的時候,都穿一樣的白衣服,戴一樣的白帽子,但是離開了醫院以后,就完全不同了;有錢的,就穿的花花綠綠,沒有錢的,就連破補丁的衣服都沒有穿。由于這一句話,產生了我最初的動機,于是,我把《分》里的兩個主角,寫成那樣了。

              再說,我寫《照片》的那篇文章,最初的動機很小,僅僅是看到一張照片以后,有了一點很小的感觸。所以,靈感簡直像一陣風一樣,有時只有一點,有時很多。這些動機,有時候存在心里很久,甚至無法寫出來,但偶然一觸動,比如,因為某一個人的幾句話、幾個小動作,引起了這個動機,于是,自然的溶化到你的作品里去了。

              在技術一方面說來,不外平時多讀別人的文章,多聽別人的說話,因為文字的美與聲韻的美是有密切的關系的。我常常覺得,許多詩詞的聲韻非常的美,所以我常常主張,青年的朋友,不妨多讀一些詩和詞。就是自己寫出來,也應該多念幾遍。好比,你寫了四句,就拿起來念一念,每句最后一個字是否平聲,如果都是平聲,那就不會好聽。所以要使文章寫得聲韻很美,應該多同別人談話和多聽別人談話。有些富于情感的人,談話很激動;比較理智的人,談話就清楚;有條理,至于細心的人,則談話就很細膩了。所以,當我們寫到各種各樣的語句時,所聽到的,自然就會流露出來。我們看《紅樓夢》寫得好,寫得動人,就是里面每一個人的說話,有每一個人的不同的地方。

              不過,寫作不要搬用死的語匯,所以,決不要寫自己所沒有經歷過的事情。如雷馬克寫的《西線無戰事》,所以寫得那么好的原因, 是因為他自己不是文學家,而是親身經歷的一個士兵。在那本書里,有過這樣一段描寫,就是兩個同學,同時上戰場去了。另一個同學負傷很重,雙腿被鋸斷以后,留下來一雙皮鞋,這一個同學看見了,僅僅只說了一聲,這同學平日數學很好,而沒有將他怎樣負傷的情形說出來。

              這樣的輕描淡寫,可以看了使人揮淚。所以坐在屋子里頭,寫“英雄”“偉大”的作家,是決寫不出來的。雷馬克所以寫得動人,因為他有感情,因為他是從真實的生活中來的。假如我們到傷兵醫院里,看到的只是鋸斷了幾條腿,幾條胳膀的報告書,它一點也不動人,因為這些絲毫沒有感情,有感情的文字,不論古今中外,遠如韓愈的《祭十二郎文》,現在讀起來,也一樣使人感動得流淚。不過,這并不是說,沒有當過兵的人,就一定不能寫關于兵的事情,只要體驗得深刻,也一樣可以寫。俗話說得好:“沒吃過豬肉,也看到過豬跑”。至于體驗與年齡,以及生活的經驗,也很有關系,譬如,我現在很能夠欣賞賈母的盛世享福,衰世吃苦的心理。當然體驗也需要生活,沒有失過戀的人,就不知道失戀的苦處。有許多年輕人一開頭就喜歡寫詩,倒不一定偷懶,實在是取巧,因為詩的靈感比較短一點,注意力容易集中,寫起來也不覺得累,所以有人說,廿歲至卅歲,是寫詩的時代,卅歲至四十歲,是寫散文的時代,四十歲至五十歲,是寫小說的時代,五十歲至六十歲,是寫戲劇的時代。不過有些人,生來就有寫詩的性格,也有生來是有寫散文的性格,當然跟時代的影響,也非常有關系;朋友中愛詩的,無形中自己也喜歡寫點詩。有人主張詩的形式要短,我覺得這與個人性格有很大關系,長短都不必勉強。但是用字,可不應該隨便亂用,如果沒有適當的字句,就不要隨便用別的字來代替,如“彷徨”這兩個字,絕不能用“走來走去”來代替。再像“惆悵”,這兩個字,簡直就找不出任何適當的字句,來表達出這個情意,因為它不是悲哀,也不是痛苦。我們看許多好的作品,一個字也不能動。像“一”字吧,可以用在許多地方,一把椅子、一匹馬、一條!鴽Q不能一匹椅子、一條馬、一把!玫玫卯,就很有力量,比如形容一個大胖子,你說“一座肉山”就可以使人感到格外合適。

              這都是屬于技術方面,有人說,光有技術而沒有天才,僅僅是土壤不同罷了。至于大眾所認為的天才,只是一個人,對事物的觀感,來得特別靈敏,立刻可以分出顏色、聲音和味道,而很快的描寫出來。天才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寫作前途,文學要有文學的環境。譬如,我自己寫文章,就像從戲院里,不由自主地,被這潮流擁出來的。所以我們要制造寫作空氣,培養寫作興趣,集合一些愛好寫作的朋友,常常討論、互相修改,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學習、多碰釘子。

              來源:1944年《國訊》第357 期(新 179 號),第 5—6 頁

              以上文字有刪節。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