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陳雨曦

              在書海中徜徉,在創作中翱翔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2年05月19日 10:23:00

              富陽區永興學校  八年級
              我來自富陽區永興中學,目前在讀初三,愛好閱讀、素描、書法。喜歡閱讀國內外名著與一些文藝類書籍,也會尋找一些小眾書籍用以豐富見聞。課余時喜歡自己創作練筆,積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并將之融合到文章中。另外的愛好就是欣賞一些外國的經典電影,比如《肖申克的救贖》《了不起的蓋茨比》還有類似《黑客帝國》這些電影等等。這些電影對友情、愛情以及對人類、科技、時間、世界的思考,都令人深思,看了這些電影,讓我對各事物的看法也會變得不一樣。

              獲獎榮譽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20年“富春山居·味道山鄉”杯全國青少年主題征文大賽二等獎

              陳雨曦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陳雨曦【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陳)

              李:你的參賽作品《瓷人》講述了瓷匠和瓷人的故事,這個題材并不多見,能說說你的靈感來源嗎? 

              陳:所謂“家庭”不是有血緣樞紐才叫家庭,而是刻骨銘心的親情纏連,是心之所向,是讓人心靈溫暖的處所,是在孑然一身時回眸凝望的地方。在匆忙的世間,有一方凈土可讓你駐足避雨,那就是家。所以我想以這種方式來表達,由“無情”的瓷人慢慢領悟到家的含義來引出這個觀念。

              李:本次現場賽你們組題目是《送別》,這個題目看上去容易,但是想要寫得好卻并不容易,你的現場賽作品完成度很高,能說說你第一時間拿到題目的時候是如何迅速構思的嗎? 

              陳:別離并不代表絕望,也不僅僅只有悲傷,它是由各種情感雜糅在一起的綜合體,所以選題不能只局限于“送別”這個點,我們更多的是探討送別背后的故事,送別之后的情感與未來等等。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送別》中提到一篇童話故事《賣火柴的小女孩》,小女孩火柴點燃的那一瞬間是最美好的瞬間。童話故事有時候會為我們構建一個區別于現實世界的美好世界,能說說你在讀童話故事時最大的感觸是什么?

              陳:如果說散文是水墨畫,那童話就是抽象的油畫。繽紛的色彩,光怪陸離的世界,它不需要美得極致,因為每一個故事都有它的陰暗面。我很喜歡《賣火柴的小女孩》,雖然它的結局并不圓滿,但如果小女孩因為火光的溫暖活了下來,迎接她的是什么呢?父親的暴力,寒冷和饑餓,這些都是黑暗的,而小女孩最后看到的一切是美好的。美好雖然會在黑暗中消亡,但又會有源源不斷的美好涌出,生生不息地照亮人們內心的黑暗,這些在困苦中的美好更令人震撼。

              李:離別是生活常態,每個人都在和過去的自己告別,分開在所難免。你是如何處理分開時的傷感情緒的?

              陳:向前看。離別不僅是悲傷,更是成長。你可以緬懷過去,但不能沉淪過去;你可以向往未來,但不能妄想未來,要學會從負面情緒中抽身,因為陰暗外必是光明,可以祝福友人,可以思考未來,把自己收拾好,去迎接翌日的黎明,因為別離會留在昨日的過去,而重逢會在今朝的未來。

              李: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嘗試寫小說的,在寫小說的過程中,有沒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陳:大約是在小學六年級,當時流行看許友彬、沈石溪、兩色風景的書,他們的故事很有趣,讀起來讓人上癮,于是那時候我就會想,構思一個自己的宇宙,把它寫在筆記本上,F在回去看到那些文章,會覺得荒謬幼稚,但筆墨間卻是我的童年,F在平時有空的時候會心血來潮寫一些故事,發現我塑造的人物都是和我當時的愛好或正癡迷的人物有關,在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我當時的心情以及當時喜歡的書籍電影的影子。

              李:都說“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當一本書被反復翻閱的時候,書意自然就領會了。你有沒有這樣一本你反復閱讀的書? 

              陳:《巴黎圣母院》。這本書是我在五年級的暑假看的,我當時特別喜歡閱讀各種類型的書,但這本書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蛟S有些人認為這本書讓五年級的孩子看,有點太早了,的確,當時的我并沒有真正領會到這本書的含義,我只覺得卡西莫多很悲慘,嘆息愛斯梅拉達為什么會落得此下場,而巴黎圣母院為什么會禁止戰爭,我只把它當成一個“故事”。后來初一整理書架的時候,無意間看到《巴黎圣母院》浮灰的封面,再次合上是天幕已黑。此時的我可以從中讀出很多東西了。善良是沒有界限的,不論美丑,不論貧富。丑陋的卡西莫多,他有向往美好的內心,他的真誠和他的外貌是沒有關系的。反復閱讀這本書,我會領悟更多。

              李:寫作是一件持之以恒,需要傾其一生才能做好的事情。在寫作過程中,難免會遇到瓶頸和思維枯竭的時刻,你是如何突圍這些寫作“困境”的? 

              陳:遇到這種情況,不要苦想,這樣浪費時間。要放松心情,回憶一下從前看到的一些有趣故事,生活中經歷的一些事情,把他加以改編,如果遇到一些記敘題材實在想不出來,可以嘗試換一個方向,寫寫童話的故事,因為它的局限性比較小,有無數條道路可走?傊灰獙懱^老套的題材,找到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加以想象,尋找一些小眾且新穎的題材。

              隨著年齡的增長,升學壓力會相應增加,學業也會變得更加繁忙。你是如何處理學業與愛好之間的關系的? 

              陳:其實在學校的時候好好學習,周末會有很多時間。細算一下,周五放學開始寫作業三個小時,吃飯一小時,剛好到九點,然后就有時間可以來活動,星期六上完補習課,再做完一些課外練習,也是有些時間來進行活動的。

              李:你的家庭教育環境是怎樣的?你覺得你的生活環境對你的寫作生涯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

              陳:我的父母親很支持我購買書籍和閱讀。周末我經常去新華書店閱讀、買書。閱讀一些歷史、科幻、懸疑,還有各國名人所著的小說可以增長我的見識,讓我對文學有更多的見解,也可以增加見聞。這樣我在寫作過程可以有更多的題材、語言和故事。

              李:你知道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經典作品選的書名叫什么嗎?

              陳:《一直往大風吹的地方走去》。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