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吳雨霏

              醉于浪漫詩賦,書寫荏苒時光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2年06月21日 14:44:25

              杭州市保俶塔實驗學校  九年級

              我是吳雨霏,畢業于杭州市保俶塔實驗學校九年級三班,現就讀于浙江省杭州第十四中學。我喜歡詩詞歌賦中的浪漫奇詭,也同樣喜歡旅行過程中的悠然自在。在每一個打動我的瞬間,記錄下來來往往流竄的時光,用不同人物的視角,揣度故事中每一個情節。用一顆平常心,書寫出有溫度的文字。

              獲獎榮譽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20年第十四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一等獎

              2019年第十三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二等獎

              吳雨霏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吳雨霏【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吳)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送別》以屈原《楚辭》中《九歌·山鬼》的片段為引子,將整個故事鋪展開來,楚辭浪漫奇詭,想象豐富,除了山鬼這一故事,你還有特別喜歡的故事嗎?

              吳:有的。屈原《楚辭》中的《九歌?少司命》也是我非常喜歡的故事。這篇文章是為了祭祀少司命而作的歌舞辭,有著當地獨特的風俗習慣,例如說崇尚祭祀,是具有神話思想的詩篇。全文都用了少司命的口吻對唱,表達了男女相慕之意,以及古代對于迎接女神的祭祀之盛大隆重。在此之間,可以感受到深切的情,和濃厚的鄉土風俗意味。

              李:你的參賽作品《念此情,家萬里》里用幾封家書表現出了軍人對“家”與“國”之間復雜的情感,軍人身份特殊,所面臨的家國之間的矛盾也會更大些,那作為一個普通人,你是如何理解“家”與“國”的關系?
              吳:我想,以一個普通人的視角,家和國之間仍然是不可分離的。在我的參賽作品中,也不僅僅只有軍人,我也用了普通人的想法去揣度這篇文章的合理性。對國家熱忱,報以愛國之心,自然是每一個人心之所向,可是如果說要摒棄家的溫暖,我覺得這是不符合人性的。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我才會設置讓軍人回家。家與國本身沒有矛盾,但是每一個人的思想是有沖突的。有國才有家,但也正是一個個家庭,構成了昌盛的國家。

              李:你的參賽作品和現場賽作品的題材和風格截然不同,在寫作中,你是如何把握文風的轉換的?
              吳:對于不同的題材,嘗試新的文章風格也不失為是一種挑戰。文章風格的轉換,不僅僅是簡單地轉化寫作模式,更重要的這是一個轉變思維、眼光、心情的過程。我比較喜歡代入到某一個角色里面,用她的眼光看待這件事情,或者說這片景色,寫下自己的心情。把情感轉化成文字,具體地呈現在紙上,這樣寫出來的文章風格也會不同。

              李:戰爭是殘酷的,但是有時候卻是不得已的,你如何看待戰爭與和平的關系?
              吳:想到了之前看到過的一句話:“戰爭與和平的根源都來自于利益!睉馉幱姓x的和非正義的,可以幫一個民族獲得更大的利益,或者說是守護住自己的利益,而和平能讓一個民族穩定發展。我認為戰爭與和平不是一個相對矛盾的名詞,某些條件之下,戰爭也是獲取和平的手段。另外,沒有戰爭,也不會呼吁和平,人們也不會認識到和平的重要性。

              李:和我們聊聊你最喜歡的一本書。
              吳:《擺渡人》。這是我在六年級的時候讀到的一本書,至今還記得里面的一句話:“命運的洪流里,誰才是你的靈魂擺渡人?”女主迪倫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卻碰見了一生的摯愛——崔斯坦,他是迪倫的擺渡人,要幫她穿過有惡鬼在的荒原,到達安全的地方。他們更像兩個孤獨的靈魂相遇、相知、相愛,與其說是崔斯坦擺渡迪倫,不妨說是兩個人相互擺渡,獲得了真摯的愛。最后的結尾讓人回味無窮,是兩個人一起回到人世間,迪倫對崔斯坦說:“原來你在這里!

              李:如果有一次穿越時空的機會,你會選擇穿越到哪個時代?

              吳:我會選擇穿越到魏晉。在閱讀《世說新語》的時候,我尤其喜歡竹林七賢中的嵇康,覺得他的一舉一動都是魏晉名士的典范,他列出自己的不足,和山巨源斷交卻把孩子交給他。他不拘禮節,張狂不羈,這是我十分崇尚的生活方式。

              李:文學來源于生活,又區別于生活。你如何理解“文學真實”和“生活真實”?
              吳:文學是一種藝術,文學上的真實,是藝術真實的體現。常常聽到一句話:“文學藝術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边@其實也是在向我們闡明,文學上的真實,不僅僅是記錄真實的生活那么簡單。舉個例子,作者在寫一個故事的時候,人物的命運不僅僅是作者掌控的,更是生活掌控的,這樣的生活真實和文學真實,就共同構成了藝術的真實。

              李:分享一條你覺得最有用的人生小哲理。
              吳:“是非在己,得失一笑!

              李:說說你理想中人與自然的關系。

              吳:大概存在于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中。他筆下的桃花源,就是我理想中人與自然的關系。人與自然可以和諧共處,而不是互相毀滅。密切關聯,卻又不相互矛盾?梢怨采,而不是同死。

              李: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今年舉辦了第二屆池幼章杯浙江省高校文學社團聯盟創意寫作大賽,你知道這次比賽的大賽主評審是誰嗎?

              吳:知道的,是葉兆言先生。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