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高子穎

              風風火火,活出自我,理性與感性并存的“小思想家”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2年07月11日 16:01:00

              蒼南中學   高一年級

              我是來自蒼南中學的高子穎,目前就任班語文課代表、校晨鐘文學社社長。我容易思維跳脫,常常腦子里充斥著古靈精怪的想法,時不時就沉浸于自己的想象中去了。說話又直又欠是我的一大特點。我總是風風火火大大咧咧,努力活出自我,連走路都一定要快得帶風,喜歡被人夸帥(畢竟帥氣可不是男生的專利)。因為對物理學充滿興趣,于是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地選修了物理。

              獲獎榮譽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20-2021學年第一學期校優秀團員
              2020-2021學年第二學期校優秀學生


              高子穎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下稱李)
              高子穎【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高)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陷阱》里表現了留守老人對陪伴和親情的渴望,其實這一社會現象普遍存在,你是如何看待這一現象的。
              高:老人在當今社會中處在一種很微妙的地位。一方面,社會的迅速發展使很多老人與社會產生了脫節,從而導致其惶恐;另一方面尊老的傳統美德和留守老人實際處境的巨大落差,使很多老人有著巨大的空虛感。我認為我文章中這個推銷員的可恥之處,在于她把老婦人無價的信任估價換算成一串冰冷的金額數字。而老婦人粉飾太平之后的爆發也是我的控訴。

              李:你的參賽作品《星河不冷》很治愈,身邊的同學有這樣評價你的作品嗎?他們是怎樣評價你的作品的。
              高:比起治愈,大部分人對我寫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最多的評價其實是細膩。我對人復雜的情感確實抱有莫大的興趣。我們的共情力太單薄了,我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對別人了解多一點,總是害怕自己會變得冷漠。所以,當我去塑造人物的時候,我會去揣摩他們在想什么,他們會做什么。故事是那些人物書寫的,我只是個闡述者,努力去還原他們而已。治愈的話,應該是從細膩中產生的。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和參賽作品都是非常出色的短篇小說,相對于長篇小說來說,短篇小說的書寫更為不易。和我們分享一下你寫小說的秘籍。
              高:我覺得……我好像也沒什么技巧。非要說的話,我寫小說的時候可能有點人格分裂?或者可以這樣說,我會把自己代入每一個角色中去。個人建議可以去嘗試描繪生活里的小細節作為練習,或者看看一些電影并且努力用自己的語言去描述那些鏡頭。我在看電影《贖罪》的時候就有這樣做過,但后來看了原著大吃一驚——我的文字顯然蒼白多了,遠遠比不上麥克尤恩。在文學道路上我依然任重道遠啊。

              李:平時都看些什么類型的書籍?有沒有一本書對你的影響特別大。
              高:基本上沒什么忌口,什么都涉獵一些。很多書都對我頗有影響,因此我也說不上來哪一本書對我影響特別大。比如《乞力馬扎羅的雪》《局外人》《金鎖記》《飛鳥集》等等,包括現代的一些文學作品比如《無聲告白》《皮囊》以及上面提到的《贖罪》。這些都是非常優秀的作品。它們都塑造了我的三觀,或以悲傷,或以愉悅。每一次與好書相會都是一次涅槃重生。

              李:你覺得現場賽和平時寫作有什么不同,你覺得有沒有發揮出你的全部實力?
              高:最大的不同就是時限吧,另外就是修改不便,必須一氣呵成,別的好像也沒有。我似乎不太是一個會怯場的人。我覺得這次現場寫作可以說是超常發揮了。在題目出來的時候我的腦子里就蹦出了靈感,在前往考場之前就潤色五分了。我主要還是贏在主題上吧,總感覺自己寫得也沒有很好。

              李:說說“文學商業化”的利和弊。
              高:蘇聯作家康·帕烏斯托夫斯基曾經說過:“作家的事業是全民的!蔽膶W商業化帶來文學的大眾化,使文學創作更有意義,更具影響力。文學應當給予更多人力量,而商業恰好可以成為這一助推器。但同時,商業化的弊端也是明顯的。這個世界的包容度有時并沒有我們想象中那樣強大。在人們千篇一律的審美觀以及關注點上,創作似乎難免落俗,單調。創作者須擺脫物質的枷鎖,才能在文學事業上進步。

              李:生老病死,死亡是每個人逃不過的宿命。你是如何看待“死亡”的殘酷的?
              高:歸根結底,我們都是物質的存在,逝去是不可避免的。我覺得死亡其實是一個很虛幻的東西,它只是活著和存在的一個對立面。人們對它諸多避諱,很可能是因為對于一個似乎不存在的、不確定的東西帶有疑慮,就好像害怕黑暗和鬼魅一樣。我覺得比起害怕自己的死亡,我更不愿見到身邊的人逝去。正如《一個叫歐維的男人》中寫的那樣:“對死亡最大的恐懼,在于它和我們擦肩而過,留下我們一個人!

              李: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愛上寫作的?
              高:很難說,畢竟我兒時的愿望其實是當一個數學家。我覺得我對寫作的愛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雖然不知道什么時候,但它就是在我沒能意識到的時刻就完全發育成形,誕生了。我其實不是很擅長遣詞用句,我也常常覺得語言是很單薄的東西,常常希望寫出點好東西卻不盡人意——殘忍的薔薇刑啊。

              李:你在寫作當中有什么怪癖或者發生過什么有趣的事情嗎?
              高:我會自己碎碎念,喃喃自語,有時還會自己做著要寫的動作。我還很喜歡在寫作時瘋狂按按自動筆,似乎手上一定要有點小動作才開心。這種時候我還一定要喝點有味道的東西,比如咖啡奶茶甚至是午時茶都可以。有的時候還會站起來走來走去,我覺得走路的時候我總會文思泉涌。

              李:你知道“有家杯”第十五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終評會議的評委都是來自于哪里的專家嗎?
              高:有來自省教育廳教研室的教研員,著名文學評論家,兒童文學作家,大學教授,雜志主編等20位專家老師參加評議。非常感謝各位評委的辛勞。得知自己獲獎的時候真的非常驚喜,差點以為不是真的。辛苦各位專家老師了!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