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童憶

              上有思想的明月,下有文學的花園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2年07月11日 16:26:34

              杭州高級中學  高一年級

              我叫童憶,現在是杭州高級中學高二(5)班的學生。寫作和閱讀,一向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走近文學,文字鋪展成為我的一方自留地,成為思緒馳騁的驛站:李白在醉夢中描摹華燈萬盞的長安,東坡行吟黃州澤畔長嘯一聲“快哉”;波德萊爾低語巴黎的憂郁,博爾赫斯的宇宙是一座圖書館……如果說閱讀是拜訪他人的圖書館,那么寫作就是構建自己的世界。一遍遍練習隨筆,一次次參加比賽,寫作之于我,不再只是情感的宣泄,更有生活的體悟、思想的呈現。我希望,我的文字可以引發更多人的共鳴。


              獲獎榮譽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19年第十三屆“文心雕龍杯”校園文學主題征文獲一等獎
              2018年第十二屆“文心雕龍杯”校園文學主題征文獲三等獎
              2018年“品味書香,誦讀經典”征文評選濱江區一等獎,杭州市二等獎
              2017年第十一屆“文心雕龍杯”全國校園文學藝術大賽獲一等獎

              童憶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童憶【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童)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陷阱》的開頭寫了“我突然發現生活是一個陷阱”,那你覺得我們應該怎么跳出生活這個“陷阱”呢?
              童:我們可以去重新理解生活的形狀。之前我常常會覺得生活就是一條線,我不得不在這條線上追趕時間。而博爾赫斯的小說告訴我,生活可以用“小徑分岔的花園”來比喻。生活不是單線的,每一個時間節點背后,都是無窮的可能性。對于未知的憧憬,可以帶來對生活更多的向往與好奇,從而避開了單線生活的“陷阱”。

              李:在你的參賽作品《抽刀斷水》中能看到你對童年的回憶和懷念,但是人總是要成長,要和過去告別,是怎樣的瞬間,讓你意識到自己突然不再是小孩子了?
              童:某個很無助很消沉的冬天,一個暴雨夜,獨自在家,雨水敲打玻璃,我心里卻覺得越來越平靜。睡前去關好所有門窗,把寒風擋在外面,聽著周圍由風聲呼嘯歸為寂靜,心里默默想著,我可以照顧好自己,F在想來,那一刻應該就是我成長的轉折點。

              李:你的行文中有很多細節描寫,有的細節描寫很妙。和我們說說怎么提高這一寫作能力。
              童:首先是素材的積累。我平時會看一些詩歌,比如聶魯達的詩,背下讓我眼前一亮的句子。然后是刻意的練習。在戶外散步的時候,我會留意身邊的景色,比如天空的顏色、云的形狀、樹木的陰影,并鼓勵自己發散思維,盡情聯想,思考怎樣才能生動地描寫眼前的畫面,并在回家之后記錄下來。

              李:在寫作過程中,你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童:寫作讓我有時常自省的習慣,在行文之時,在修改之時,我都要盡力尋找一種貼近本心的狀態,在表達自我的同時重塑自我。寫作帶給我獨特的視角,賦予生活經得起消磨的浪漫。在時間的洪流之中,寫作帶給我勇氣,讓我相信個人的思考同樣具有踏實的質地,指引我從一個月亮奔向下一個月亮。

              李:生活里并不是凡事都能如愿,總會有很多遺憾。和我們分享一下你遺憾的一件事。
              童:最近一次讓我感到遺憾的經歷是學考失利。這場學考是我高中以來參加的最重要的一場考試,幾個月前備考時的緊張更是突顯了出成績時的惋惜。成績剛出的時候我覺得不可接受,后來稀釋為遺憾,最后則是正視結果、努力釋懷。遺憾的感覺至今還有,但已經從一種情緒變成一種提醒:不要在無法改變的事實上磨蹭,因為時間只會一頭向前。

              李:當代著名作家畢飛宇在他的《小說課》中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的基礎體溫”。你是如何理解這句話的?你覺得你的“基礎體溫”是怎樣的?
              童:我理解的基礎體溫是寫作者與寫作內容的距離。木心先生提出過一條經驗:心腸要熱,下筆要冷。心腸熱是態度,下筆冷是功夫。這種“冷”是退后一步,把自己頭腦中的世界縮小一點,展現更加廣闊的空間,從而讓抒情變得自持,完成從觀照自身到體悟外界的成長。我覺得我的“基礎體溫”一向較高,但是也在慢慢下降,因為我確實在有意識地讓自己的文字少一點主觀、多一點豐富。

              李:除了寫作,你平時還有什么別的興趣愛好?
              童:我一時興起去學過鋼琴,學得不久,不算一門特長,只是會在學習之余彈一會兒當作放松。平常有閱讀的習慣,覺得最暢快的事情莫過于一口氣看完一部短篇、中篇小說,而最有成就感的瞬間莫過于在暑假的尾聲滿意地合上一本長篇小說。

              李:你身邊的人是如何評價你的?
              童:我的好朋友覺得我在人際交往方面是慢熱型的,在陌生人面前顯得拘謹,但是在好朋友面前則很坦率。我的老師覺得我有一種看得出來的執著,對于喜歡的事情,比如寫作,有表里如一的堅定。但也是這種執著讓我有時顯得過分感性,師長希望我能更加隨和豁達。

              李:童年生活對一個人的成長有很大的影響,你覺得你的童年經歷對你有什么樣的影響?
              童:童年是一間現在的我偶爾會折回去待一會兒的客棧,收藏著最初始、最質樸的喜怒哀樂。童年留給我的所有清晰的回憶都與家人的陪伴有關,一幀一幀,曾經在很多讓我倍感無助的瞬間為我驅散孤獨的陰霾。童年的溫暖生活讓我在很早的時候朦朧而堅定地相信,親情就是陪伴。

              李:你覺得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是一個怎樣的比賽?是什么契機讓你萌發了參加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的念頭?
              童:正如其名,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在我心目里就是一顆星辰。這不僅是一場文學的賽事,更是文學的薈萃;這里有鋒芒與個性,更有熱愛與共鳴。在高一的某天,我得知關于新一屆比賽的消息。參加比賽意味著競技的酣暢,也意味著我可以在與眾多同齡人的共同創作的過程中,堅定一腔熱血與自信。不獲獎不是遺憾,失去機會才是。正因此我報名參加了這次比賽。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