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散文詩》:傳承文學力量 助新時代山鄉巨變
              來源:紅網 | 時間:2022年07月29日

              文/張興莎

              再過幾日,中國作協眾多作家即將追隨周立波先生的足跡來到益陽,這座寧靜的小城將再次刮起文學創作的颶風。

              把著作寫在故鄉大地上的,其實不止周立波先生一人。益陽的老百姓們、益陽的文藝青年們、益陽的有志之士們,也都用發自肺腑的作品,用細膩入微的筆觸,記錄著新時代的山鄉巨變。

              在益陽這座小城里,擁有著國內唯一一個地級市主辦的有著國家級影響力的名刊——《散文詩》,這是中國當代第一本面向國內外公開發行的散文詩刊,也是國內第一本全本可視聽、可交流的融媒體新雜志,一直是中國純文學期刊陣地的頭部期刊。

              益陽人的血液里,仿佛有文學的基因在流淌。

              散文詩》被小拖車拉進了中國當代文學史

              1985年,莫言的中篇小說《透明的紅蘿卜》發表在1985年第2期《中國作家》上,轟動整個文壇。

              也是在1985年,經過一年的籌備,《散文詩》試刊號儼然帶露春筍,破土而出,在當時遍地流行的通俗文學、地攤讀物中,她更像一道白月光耀亮了整個文壇。

              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中國文學領域同樣迎來了繁榮和開放,《散文詩》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孕育而生,以純正的風格、高雅的品質,呈現出一本詩歌刊物應有的獨立之姿,卓爾不群。

              說起《散文詩》,有人說她是“一本小拖車拉出來的刊物”,這個小故事至今仍廣傳不衰,其主人公,就是前兩任主編:鄒岳漢,馮明德。

              1988年,為了開辟外埠發行渠道,兩人毅然開始了一場“說走就走”的遠行。他倆用一輛行李小拖車裝著一千多冊雜志,走遍三湘四水,逐一向當地郵局報刊零售公司和火車站銷書點聯系寄銷。

              后來,他們還利用出差,小拖車陪伴他倆,輾轉北京、保定、石家莊送貨上門。就這樣,這本刊物占據了有限的攤位,走進了讀者心,更有人感慨:“《散文詩》被一輛小拖車拉進了中國當代文學史!

              《散文詩》守正創新首創“可以聽的雜志”

              2019年,李子柒走紅全網,她的精品短視頻引發了傳統媒體的深度思考,即如何搭乘網絡快車,借新媒體之力與時代同行。

              也正是在2019年,傳統紙質雜志《散文詩》迎來了一次守正創新的大轉變。12月25日,“散文詩雜志社”公眾號正式發布推出,《散文詩》“融媒體,閱無界”的新媒體時代來臨。

              2020年,第一本有聲詩歌雜志完美誕生,《散文詩》雜志獲得了全新媒介身份,開啟了傳播共同體與多元構建的端口,不斷拓展與定義全新文化視野、文學語境與閱讀價值,重組媒介聯動新秩序。

              “做雜志,我們是把它作為一個文化產品來做的,是把它作為一個產業集團來做的,是把它作為一種理想的生活方式來享受與建設的!薄渡⑽脑姟返拇竽憚撔,源自第三任主編卜寸丹,她把原來小開本的《散文詩》擴容,并導入融媒體手段,使每篇作品可讀、可聽、可看、可交流,并先后入駐抖音、一點資訊、微博、B站、快手等新媒體,創建《散文詩》(有聲版)、散文詩雜志社官方微信公眾號及視頻號、散文詩雜志社聲音頻道,成功構建立體、多元的閱讀與傳播矩陣,形成傳統文學紙媒與新興媒體一體化發展格局,實現了純文學期刊從老品牌引領到新動能賦能的再跨越,極大拓寬了純文學期刊的社會基礎。

              視覺和聽覺的加入,能否使散文詩的魅力更加突出?

              12月7日,首次亮相湖南省第五屆網絡原創視聽節目大賽的《散文詩》(有聲版)即脫穎而出,榮獲網絡視聽專題節目類三等獎!霸姷囊饩惩ㄟ^音視頻的再創作,畫面感強、美、鮮、悅,融合為多種元素的一次美的享受!”讀者青海湖北岸也通過留言,表達了對新表現形式的喜愛。

              顯然,《散文詩》雜志由純文學期刊向“一本可以聽的雜志”的融媒體轉型,再次得到了讀者的認可,并融入他們的日常生活,成了他們心目中所期待的一本理想的雜志的樣子。

              現在,讀者打開喜馬拉雅APP即可收聽每期全本雜志,也可以從雜志紙本作品的二維碼進入該作品及有聲專輯收聽。37歲的《散文詩》雜志,成功與年輕讀者接軌,她立足未來與大眾,立體、多元、融合、高效,全力推動散文詩文本創作與詩體研究,全力推動媒體融合與文化綜合體構建,全力推動藝術啟蒙及藝術融合。

              《散文詩》傳承文學力量為新時代山鄉鑄魂

              孩子們都很喜歡《散文詩》。

              2022年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由謀篇布局進入具體施工的關鍵一年,中國作協“新時代山鄉巨變創作計劃”即將來到益陽,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文學力量為新時代山鄉鑄魂。

              益陽是“中國詩歌之鄉”,作為益陽的一張文化名片,《散文詩》功不可沒。在歷史的變遷中,《散文詩》如何繼續扎根新時代的山鄉大地,讓文學力量繼續傳承,這是雜志社面臨的新課題。

              “以《散文詩》品牌為載體,我們創辦了全國散文詩筆會、設立‘中國?散文詩大獎’、創建湖南省文藝惠民服務基地散文詩藝術中心,啟動青年公益文藝項目,構建高端藝術社區社交平臺——《散文詩》Baudelaire青年藝術家會客廳線下沙龍,啟動并實施‘千校萬班?詩教啟蒙’微光計劃,正全力打造對外文化交流矩陣!辈反绲ふJ為她目前所做的還不夠,她想讓更多青年參與其中,想通過“詩教”,激發孩子們對文學的熱愛與向往。

              “我們去了益陽市一中、益陽市箴言中學、益陽市六中等重點中學,走進湖南大學‘岳麓講壇?藝術人生’,舉辦‘與中學生談談語文、文學及個體寫作’‘與孩子們漫談文學、文學的精神及其他’‘散文詩的流變與審美’等系列公益講座!辈反绲ふf,通過入校入班的方式,正潛移默化地播撒文學的種子。

              2021年,散文詩雜志社還走出湖南,給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夏熱爾村學!芭惨惶枴、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安羌鄉中心學!芭捕枴奔捌渌h山區的學校與留守兒童捐贈雜志3000余本,將文學的力量植根于祖國廣袤的大地。

              作為益陽文學與文化的金字招牌,《散文詩》將一如既往地以“詩寫時代”的目光和胸襟,緊跟時代步伐,講好益陽故事,發現和團結全國廣大的散文詩作者、讀者,同時關注益陽本土年輕詩人,使其成為一方文學愛好者施展才華的平臺,一扇充分展示湖南文學藝術成就的窗口。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