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張怡微:社交媒介與人間煙火
              來源:文匯報 | 時間:2022年08月05日

              文/張怡微

              疫情改變了普通人的生活面貌,多少也會影響到文學生態。在素描“心靈生活在小說里應該是什么樣的”時,作家已無法回避技術對于日常生活的巨大影響。

              《四合如意》是我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第三部小說,也是我個人第十三部小說集,我是一個老作者了。編輯將宣傳方案定位為“社交媒體一代的新世情小說”,可能是因為在這十二篇故事中,我提到了不少互聯網世界的元素,包括電商直播、彈幕、表情包等,正是不少都市青年的日常生活中,情感勞動的工具媒介。

              又因為提到了“社交媒體一代”,很多讀者自然而然想到愛爾蘭90后作家薩莉·魯尼的三部小說和影視劇,一方面是她也運用了類似的元素,另一方面“千禧一代”與社交媒體的關系可能是當代讀者感到親近的生活外觀。其實薩莉·魯尼小說中充當重要敘事功能的青年交友軟件,恰恰是我的故事中沒有包括的部分。

              2019年,我在《文藝爭鳴》雜志寫過一篇文章,名為《機器與世情》,那是在疫情之前,經由“機器”所生發的倫理問題引起了我的寫作興趣。我當時就這個話題寫作了幾篇小說,嘗試聯系各種機器與我們生活的關系,不只是呼吸機、鼻胃管與人物命運的關系,還可以是手機、樂器(合成器)、VR、SIRI(手機語音機器人)、人造娃娃等在我們現實生活中形成的情感故事。作家可以無視機器,只談感情,但機器仍會以自己的方式為人類創造新的矛盾沖突、新的痛苦抉擇、新的心靈體驗。

              這些故事也在我近期創作中得到了具體的落實,例如早幾年的《櫻桃青衣》和《蕉鹿記》寫到了鼻胃管插拔的倫理問題,新書中《端正好》寫到了與SIRI的對話(SIRI可能是女主人公孤獨生活的情感陪伴)。更多的嘗試體現在離散主題的故事構思,如《醉太平》寫的是“手機女友”和“相親女友”,《縷縷金》寫到了年輕人因工作繁忙只在手機中完成孝親義務,《四合如意》寫到由手機通訊艱難維持的跨國戀情等等。

              雖說重點不在“社交軟件”本身,但我們的情感生活時而依賴社交軟件,時而又對機器的可靠性產生深重的懷疑,因為手機中的情感生活所建立的分類分組,有時會遺落我們真實的情感歷程。如《縷縷金》中,偶遇失聯十多年的前男友終于加上微信后,不知把他分在哪個組,最后分到了“家人”組以方便屏蔽等……技術在重新規范我們的情感生活時,逼迫我們交出本來沒有必要交出的答案,通過殘酷的分類分別,來厘清社會關系遠近親疏,有時這種厘清是會照亮創傷的。有些界限,則是故事的來源。

              另一個反饋較多的小說《字字雙》,可能也在無意中觸及了女性寫作的話題,還曾入選一些女性寫作的年選。故事說的是留英女博士安栗,博士論文研究的主題是老年殘疾人的情欲互助及手機使用,回上海之后,這個研究變得難以向家人和朋友啟齒。一方面承受著高!胺巧醋摺钡目蒲兄貕,一方面承受著同行譏諷她女性身份獲得的研究便利,在傳統家族的庇護之下,不斷承受著研究生活和現實生活撕扯的壓力。我想也許是因為當代讀者大多受到良好的教育,尤其是女性研究者增多,會在一些細節中感受到相似的尷尬,這在我創作之初,其實并沒有想到。同樣涉及女性題材的,還有女主人公們走上人生岔道又懸崖勒馬的故事,如《寄生草》與《白觀音》,《步步嬌》則提到了女性生育困境。

              我是個宅女,雖然受到了教育教學的刻意訓練,較快適應了疫情期間線上辦公的模式,一邊“社恐”又一邊在社交媒體曝光的矛盾經驗,有時會令我感到無奈和尷尬。我將這部分想法,寫成了小說《冉冉云》,這個故事可能也是唯一一個涉及到基于數字媒介的社交——一個電臺聽眾與一個電臺主播的情愫,他們友誼建立的基石,是那一位聽眾,其實是四川支內的后代,她會說一口上海話,卻沒有上海戶口。她對于上海這座城市的認識,是來自于數字媒介那位夸夸其談的主播所構建的。她對于上海這座城市的認同,基于復雜坎坷的出身,其實也把在虛空中拾人牙慧,在彈幕里自得其樂的主播,從虛擬世界拉回了現實生活,使他不得不正視自己亂麻一般的親情關系。

              這也是我自己的看法。沒有人能逃避生活的苦惱。我們的苦惱來自我們的來歷、我們的創傷經驗,現實生活是如此沉重,使得我們在虛擬世界中才能獲得片刻愉悅。但唯有迎向矛盾、糾結、狼狽、痛苦,才是情感質量的來源。

              (作者為復旦大學中文系副教授、上海青年作家)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