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徐可:為中國科幻文學插上飛翔的翅膀
              來源: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微信公眾號) | 時間:2022年08月11日

              文/徐可

              幻想文學,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從《山海經》到唐傳奇,從《西游記》到《聊齋志異》,都能看到幻想的影子。但科幻不完全等同于幻想,直到20世紀初,現代意義上的科幻小說才被引入中國。1904 年,中國有了自己的第一部科幻文學作品——荒江釣叟的《月球殖民地小說》。歷經百年洗禮,2015年,劉慈欣的《三體》獲得了世界科幻文學最高獎“雨果獎”。這其中的進步,不得不說是巨大的、耀眼的。

              但《三體》的成功畢竟是個例?偟膩碚f,中國科幻文學仍有極大的發展空間。在現階段,中國科幻文學已具備了必要的基礎,但與其他文學類型相比,在完成度、接受度等方面,還可以繼續推進。以新詩為例,漢語新詩誕生于1918年,出現時間比科幻文學還晚一些,但已涌現出郭沫若、徐志摩、艾青、穆旦、舒婷等一大批優秀詩人,其中不少被人民群眾所熟知?梢哉f,新詩在文體的發展上已走到了文學的前列。而本身就具有良好基礎的現實主義小說等,亦是佳作迭出,不乏精品。在這樣的情形下,中國科幻文學更是需要集思廣益,努力奮進。如何推進中國科幻文學建設,我認為至少要考慮到以下三點:

              一是要加強科幻文學的涵育,大力推廣科普教育?苹梦膶W的發展離不開讀者基礎,而許多作家在成為作家前,首先是讀者。有研究指出:“在西方,科幻小說已是相當受歡迎的文學品種。在美國,上至80歲的老人,下至幾歲的孩童,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愛的科幻作品!盵i]但在中國,科幻小說還缺少足夠的讀者群體,人們對科幻文學的認識遠遠不夠,普通人的科幻素養亟待提高。對此,學校、市場、媒體、培訓機構等,都可以發揮各自的作用。

              以我所工作的魯迅文學院為例。魯迅文學院是我國唯一一所國家級作家培訓機構,從1950年成立中央文學研究所,到1984年改建為魯迅文學院,至今已走過七十余年的光輝歷程。魯迅文學院一直敏銳把握時代脈搏,為中國當代文學發展和文化大繁榮做出了重要貢獻,被一代又一代的作家與文學愛好者親切稱為“作家的搖籃”“文學的殿堂”。魯迅文學院也一直關注科幻文學的發展,曾與《科幻世界》雜志社、北師大科幻創意研究中心聯合主辦“兒童科幻現狀與未來”研討會;在中青年作家高研班開展過科幻學術論壇;邀請過劉慈欣等科幻作家前來講學,分享創作心得;星河、超俠、王小東等科幻作家,也都在魯院留下了腳印。今后,魯迅文學院還會繼續關注科幻文學的發展,舉辦相應的文學培訓和交流研討活動,為科幻文學添磚加瓦。

              二是完善相應的配套機制,為科幻文學作品的發表、出版、評論、譯介,以及科幻作家隊伍的培養創設良好的環境。在國外,不少報紙雜志開設了科幻文學的專欄,專門刊登科幻文學作品及相關評論,并舉行評優推優活動,以激勵機制襄助科幻文學的繁榮。這些推介促進了主流文學與科幻文學的交流,擴大了科幻文學的受眾,提高了科幻文學的聲譽。在評論方面,應加強中國科幻小說的理論建設,建構科幻小說的闡釋體系,將中國作風、中國氣派引入到科幻小說研究中,以科學和文學相結合的眼光發掘并闡釋優秀的科幻文學作品。在譯介上,則要有雙向思維。一方面要積極翻譯國外的優秀科幻文學作品;另一方面,要努力將中國的優秀科幻文學作品譯介到國外,促進中國科幻界與國外同行的交流與研討。提到譯介,翻譯家劉宇昆功不可沒,他翻譯的《三體》《北京折疊》等都獲得了國際大獎。有評論認為,這與其深厚的專業功底是分不開的:“一是具有深厚的漢語文學素養,精通中文,熟悉中華文化;二是長期生活在西方,熟練掌握英語,了解當地受眾的文化習性;三是有著科幻文學的創作經歷,多次獲得國際科幻大獎,熟悉科幻作品的敘事風格;四是翻譯經驗豐富,在翻譯《三體》之前已翻譯了中國科幻作家的 40 多篇中短篇小說。這樣復合的知識結構和經驗積累無疑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中國科幻作品外譯所面臨的中外語言文字差異、中外文化差異、讀者與作者的錯位、科學幻想與現實生活的錯位等帶來的‘文化折扣’!盵ii]我們需要科幻作家,也需要劉宇昆這樣的科幻文學翻譯家。最后,還要注重科幻作家隊伍的培養,尤其是年輕一代的作家。要主動為原創科幻提供土壤,訓練后備軍。有學者認為,中國科幻文學創作已進入“80后”時代,以陳楸帆、夏笳、郝景芳等為代表的80后科幻作家,已寫出了不同于70后科幻作家的作品,為中國科幻文學帶來了新的面貌。而80 后科幻作家的歷史任務,重在突破科幻小說創作的核心問題,即“科學性”問題[iii]。在這方面,劉慈欣的《三體》可提供有益啟示。

              三是跟進科幻文學的跨界與產業建設。將科幻文學與游戲、電影、短視頻乃至直播等結合,尋求新的行業生長點,開發科幻文學周邊產品,促進科幻文學的產業化,帶動科幻文化產業升級。在發達國家,科幻文學已是相當成熟的文學商品,許多科幻文學被改編為電影,在獲得經濟效益的同時,也擴大了傳播面,宣揚了科學理念,因而具有不容小覷的社會影響力。而在中國,從個人創作到能夠變現的產品,從小眾接受到大眾風靡,科幻文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中國科幻文學的產業化還只是起步階段,我們應該認真分析國外科幻文學的成功經驗,結合自身國情,設計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這條任重道遠的產業化之路,更需要政府扶持,需要政策性導向與良性的輿論支持。同時,還需要市場的關注,需要資本的介入、媒體的宣傳?偠灾,中國科幻文學的未來將是全方位的、多元化的,在新的歷史機遇面前,它有很廣闊的發展前景;作為世界科幻文學的一股力量,它必將在今后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i] 王衛英、姚義賢:《關于發展中國原創科幻的幾點思考》,《科普研究》,2011年第6期。

              [ii] 唐潤華、喬嬌:《中國科幻文學海外傳播:發展歷程、影響要素及未來展望》,《出版發行研究》,2021年第12期。

              [iii] 參閱劉。骸吨袊苹梦膶W創作進入80后時代》,《天津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1期。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