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孫天嬌:“縱剖面”與“橫截面” ——雙重視角下的百年中國兒童文學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08月25日 15:23:24

              “縱剖面”與“橫截面”是文學研究的兩種基本方法,胡適在論及短篇小說時曾將這兩種方法稱為最精彩與最經濟的手法:“一人的生活,一國的歷史,一個社會的變遷,都有一個‘縱剖面’和無數‘橫截面’!睙o論從縱剖面看去,還是從橫截面看去,這兩種視角所追求的都是一種透過部分以窺整體的效果,縱剖面訴說了一段完整的歷史,橫截面則折射出社會的概貌。陳思和在《中國新文學整體觀》中也曾指出新文學研究的兩個方向:一是橫向的開拓,一是縱向的延展。

              兒童文學作為新文學有機的組成部分,在對其進行研究時同樣也有兩種基本方法:一是從縱向的時間維度把握,排列史料,作編年史式研究;二是從橫向的空間維度著手,在多種理論與多元文化的碰撞中論述特定時代社會的兒童文學。此外,部分學者致力于從文學史向學術史的提升,聚焦兒童文學引起討論的重要理論問題,從學理的層面多維度地研究中國兒童文學。但總體而言,目前學界對于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演進“史”的意識較為強烈,而對于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發展規律、歷史經驗的探索則有待強化,在學術研究上缺乏整體的、宏觀的把握。

              相較于以往的兒童文學研究成果,吳翔宇、衛棟合著的《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觀研究》的出版為兒童文學研究提供了一種新思路、新方法。它將縱向和橫向兩種視角交匯融合,有效打破了兒童文學孤立、靜態的研究現狀,在更為開闊的時空意識下回答了“兒童是什么”“兒童文學是什么”以及“兒童文學史是什么”等一系列兒童文學領域的核心問題。專著論述了“五四”至新世紀以來兒童文學發生、發展的整體歷史脈絡,其論述對象并非某一具體歷史階段,而是整個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特別是將兒童文學近年來的創作現象和理論研究也納入其中。同時,《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觀研究》將兒童文學置于新文學整體框架中來考察,在特定歷史背景和社會文化語境之中探析兒童文學內部發展規律、存在問題和趨勢走向。在該書中,整體觀不僅作為一種思維,也作為一種研究方法,即以“史的批評”方法來透視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演進歷程。較之新的學術觀點,這部學術著作在方法論方面的貢獻尤其不容忽視。

              《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觀研究》搭建了完整的邏輯構架,主要圍繞學科建設、中外資源、兒童觀與兒童文學觀、跨學科研究、整體構想與實踐5個維度展開,其具體論述涵蓋了百年中國兒童文學整體觀研究的方方面面。在“縱剖面”上,有對中國兒童文學發生學的考察,也有對百年中國兒童文學演進史寫作的梳理和反思;在“橫截面”上,有對中國兒童文學跨學科拓展以及同現當代文學一體化機制的解析,對中外資源作用于中國兒童文學范式的影響研究,也有對“兒童”“兒童文學”如何作為一種“方法”的思考。立足“整體觀”這一宏大命題,《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觀研究》運用“縱剖面”與“橫截面”雙重視角,將宏觀構架與微觀論述相結合,進入經典文學文本和重大文學現場內部,充分考慮兒童文學歷史本身的豐富性,為學界系統地呈現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真實面貌。

              中國兒童文學自誕生以來便位于“現代”坐標上,是搭建人類社會現代化進程的積木。一方面,塑造新人的特質決定了中國兒童文學是一種新的文學;另一方面,與民間口頭文學的淵源又使得中國兒童文學無法與舊的文學割裂?梢哉f,歷史與未來微妙地交織于“兒童”這一主體。因此,回顧歷史的意義不僅在于梳理過去已存在的文學作品、文學現象或文學思潮,其更深層的意義在于從歷史中尋求當代兒童文學亟須解決的現實問題的答案。信息時代下童年的消逝,消費浪潮對于兒童文學創作與出版的影響,升學壓力對于兒童閱讀空間的壓迫等問題,都是我們不得不思考的時代癥候!栋倌曛袊鴥和膶W的整體觀研究》為我們展示了這樣一條內在軌跡:循著歷史的蹤跡,探索現實的處境,并將指向充滿變數與希望的未來。

              “成人作家為兒童讀者創作”是兒童文學的一個基本事實,成人話語必然或隱或現地存在于兒童文學內部,且隱藏著意識形態,與兒童話語形成對話體系。兒童文學與成人文學具有不可分割的關聯。因此,除了對于歷史格局的整體觀照,《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觀研究》中的“整體觀”還體現在從兒童文學與現當代文學一體化的思路展開,在向外譯介、向內整理的一體化體系中,著重辨析中外兩種資源之于兒童文學的重要性與互為他者的張力關系,并將兒童文學研究置于現代民族國家建構的宏大命題之中,在充分肯定其獨特的文學審美意義的基礎上,發掘其所內涵的時代精神與時代使命。兩位著者在充分尊重史料的前提下進行了深入思考,創造性地運用文學理論,遵循歷史標準與美學標準相結合的基本原則,對百年中國兒童文學演進史作出了慎重而獨特的解釋,為廣大學者提供了一種將嚴謹的科學性和研究者的主體意識相結合的學術研究范式。

              正如蔣風所言,“兒童文學是否受重視取決于人類的文明程度!庇纱丝梢,兒童文學的命運與中華民族的命運息息相關!栋倌曛袊鴥和膶W的整體觀研究》正是基于對兒童文學命運的深刻思考,立足“整體觀”,縱覽百年中國兒童文學歷史進程,總結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發生發展的規律和經驗,為兒童文學研究提供了一種新的研究范式,也為深化兒童文學研究開拓了新視野與新路向。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