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

              陸梅:自然文學與生態文學的集合與再出發

              來源:文藝報 | 時間:2022年08月25日 17:53:02

              在星空下,在草原上舉辦自然文學和生態文學的論壇,是一件多么自然而美好的事。這在城市里簡直不可能。哪怕找到一個自然的好景觀,也是人工合成的。

              一段時間來,我們很多人對什么是自然文學、什么是生態文學,有很多的思考、討論和紛爭。我發現,如果僅僅從定義出發,我們可能會陷入概念的空轉;如果從經驗出發,我們又會走進認識的盲區……

              有一天,我和評論家興安說起這樣一個困惑,我們一拍即合,不如開設一個欄目,把自然文學和生態文學放置在一種新的世界觀和新的方法論的維度下,我們再來看自然的問題、生態的問題,文學又該怎么回應、怎么重新界定、怎么重新想象。這個欄目就由興安擔綱主持,從今年的6月16日開始,由興安開篇,王昉、沈念、劉詩宇、娜仁高娃、龐余亮、鄒漢明、江子、丁帆、凸凹等評論家、作家先后加入了這樣一場自然文學和生態文學的再討論中。由此,《草原》雜志和《文學報》,一南一北,遙相呼應,前者是創作實踐,后者是理論探討,形成了自然文學、生態文學實踐與理論的一次集合與再出發。

              欄目還在持續中,我和同仁都從中受益良多。此刻我腦海里想到的,也許我們該多一份警惕心——當我們說起自然的時候,不要錯把田園當荒原;當我們寫自然文學的時候,也該明白真正面向星空、河流、山川、大地的自然離我們日漸遙遠——生態環境的惡化和人類無窮盡的揮霍,每一刻都在改變和重塑著我們這個星球。所以,可能我們需要重新確立起我們和這個時代、和大地上所有生命的關系;重新面對我們的自然書寫傳統,敞開思想、想象和行動的空間。恰如評論家丁帆先生所言:“究竟是采用人類中心主義還是自然中心主義價值觀,抑或是人類與自然兩個中心調和的中庸主義價值觀。如果用開放的視角去看待自然書寫,我以為,放任作家自由吧。然而,無論采用什么樣的自然書寫觀,一個文學亙古不變的隱在價值觀念是不能遺棄的,這就是人性的、審美的和歷史的看取自然與人的關聯性!保ǘ》蹲匀晃膶W書寫之我見》,見7月14日《文學報》)

              更進一步說,當我們身處“自然生態與人類生存命運的共同體”,文學僅僅看到人與自然的和諧還遠遠不夠,文學還應該看到人與第二自然、與第三自然等關系的新變,文學在這些新變面前怎樣選擇、如何行動?比如日新月異的山鄉巨變、鄉村振興,文學怎樣回應這個時代之變?怎樣以“生態整體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重新認識自然、書寫自然?面對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一些新的經驗、新的形態、新的主題和新的視野出現,同樣也需要文學作出回應。

              免费网禁国产you女网站下载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noframes id="bzz7z">

                <pre id="bzz7z"><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ruby></track></pre>
                <pre id="bzz7z"><ruby id="bzz7z"></ruby></pre>

                      <output id="bzz7z"><ruby id="bzz7z"><mark id="bzz7z"></mark></ruby></output><track id="bzz7z"><ruby id="bzz7z"><ol id="bzz7z"></ol></ruby></track>